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火影之古代纪元 > 第六百二十一章谁能言败

火影之古代纪元:第六百二十一章谁能言败

小说:火影之古代纪元作者:小小心人

    那长十字架本身就重一万三千五百斤,放在宗教兵器库沉灰许久,贞德未成为修女前已经因为力量个性闻名,一些缘故,成为了宗教的修女,本身因为信仰之力、力量个性、长十字架武器实力飙升,跻身特别战力。

    大海贼时代,黄猿大将曾说过速度等同于力量,而视长十字架于无重量的贞德修女用力量个性挥动时所产生的力量绝对不止明面上一万三千五百斤,而是以此为基准,乘以倍数,若是动用信仰之力,则以乘出的最终数字再加以乘之,最终的结果无法估量。

    见闻色始终遍布四面八方,贞德修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白胡子笑了起来,转瞬间便冲向对方,巨人般的身躯如墙般不可跨越,大步迈动给人的惊天气势,威慑一切敌,无论是谁。

    轻轻滴吐口气,贞德修女同样迎向白胡子,她明白,自打这位从那铁门处能安然无恙走出来时,只能面对。长十字架高举,重重的砸向对方,因自身身高限制,所袭击之位是胸膛!

    白胡子单手连续挡两下,武装色霸气无形始终护着每一处角落,随之上前一步一踏,双方的间距霎那缩短,如人身大的拳头从上之下降临,轰向对方。

    十字架屏障

    喝!一声娇叱,贞德修女无所畏惧的举长十字架如一面盾牌挡在身前,尽量将自己的身躯缩在十字架后,信仰之力凝结在武器上,那光辉,令人无法忽视,天大地大,光传播四面八方,照耀万物。

    一拳之下轰声震耳欲聋,东京东街此处范围内所有的角落,刹那分崩离析,掀飞的路面飞块全部升腾砸向不知何地,而贞德修女也因为那强劲的拳力哇的一声吐口血勉强支撑,身若无骨,强行轮动武器,超过半周借着腰力再次进攻。

    不进攻的结果就是死,而她不想死,只能拼命。

    白胡子见闻色霸气预判,心知对方瞄准的是自己身侧,霎那跳起来躲过轮击后再次落地,顿时尘土飞扬,四周看不清的状况下他先贞德修女一步,进攻。收腹的拳头打向身前稍下的位置,只见伴随着一个闷哼声一个身影破开弥漫的灰尘爆土后势倒飞,血液也因为对方伤势吐出,将地渲染出弯弯曲曲不呈现一条直线的直线。

    落地后贞德修女再次吐血,侧着身不断呕吐,很快一块血洼出现,废了好几分钟才缓过劲,毫不示弱的看向白胡子说道为什么不趁胜追击,别告诉我你下不去手?

    特别战力本身就是怪物中的怪物,而让怪物称之怪物的家伙更是怪物中的怪物,她不认为因自己的美色让对方迟疑了。

    白胡子开口笑,笑的很畅快,缓缓地道那家伙给我们很大的自由,什么时候收掉你的性命,取决于我的意志。因为我可是白胡子!

    纵然人不人鬼不鬼,白胡子的性格一如往昔,想让他这位霸主听命谁的吩咐,那不可能。强行的话旺达富贵的确有这本事,问题是这样反而不美,任之由之,取得的结果肯定比想象的好!

    贞德修女摇摇晃晃的起身,凝视着白胡子冷笑一声,毫不求饶与之再次交战,这片土地因为他二人的为所欲为,动辄地域更改。

    戴维斯神父与鹰眼的交手惊险万分,双方都在以刀尖上跳舞的间距不断厮杀,与白胡子和贞德修女的粗鲁战斗方式相比,此时堪称艺术。

    戴维斯神父一念间跳起,鹰眼毫不犹豫的黑刀斩之,横空的斩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可那杀伤力无人能及,任你防御力无双,照样破之。同时,鹰眼在斩击的那一瞬,他的脚下闪耀着晶莹的光辉,那正是以信仰之力为基础无声无息布下的陷阱。

    此陷阱威力,可以自信的说,挨一下绝对讨不了好。

    耀眼的白光吞没鹰眼所在,而戴维斯神父面对此等斩击毫不犹豫的将统剑化为盾,念诵道我主神爱世人,你的教徒愿以信念为源泉,惩恶扬善,净化异端。

    信仰之力的光辉淡淡的,可无人能忽视,那无所不斩的斩击击中统剑时莫名的传唱散播八方,细细倾听,圣经的经义在教化,闻者信念动摇。

    双方位置都在充满硝烟的气味,最原始的爆炸炸开了一切。

    鹰眼毫发无伤从陷阱区域而出,鹰眼犀利,于大地快速奔袭几步,一跃冲向天空,冲入戴维斯神父所在,不给喘息之机。

    异端,这里是神国,承下我主的怒火吧。也就在鹰眼冲入后,风流爆现,吹开遮挡视线之物后,只见戴维斯神父手举着佩饰十字架,言之重如泰山,信仰之力喷涌而出,巨大的结界由之出现,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那统剑因为戴维斯神父全力举着配饰品十字架缘故摒弃而落向大地,而对于一名以大剑豪自居的鹰眼岂能容忍,就算对方没有将武器当做第二生命,可这毫不犹豫舍弃举止,已经深深激怒一名追求剑道的强者。

    戴维斯神父眼见那黑刀临身反而冷笑,不挡也不躲,信念如一,自信神国可以消灭面前敌,因此,那已经布下的结界以快不可思议的速度回缩,仿佛缩回那十字架配饰品内。

    争分夺秒,时间都宛如慢了半拍,二者的最终一击如完结彼此的宿命,就在结界马上要将鹰眼封印加以消灭时,斩击也由之绽放它独有的光辉,切进戴维斯神父的侧腰,如同要将之斩断似的,缓缓的前进。

    唔戴维斯神父当场痛苦万状,而鹰眼消失之时那把刀几乎将之拦腰斩断,吧唧一下从天上落下重伤垂死,生命力快速流逝。

    天空时而宁静时而波涛万状,一座虚幻的城市如海市蜃楼悬浮虚空,那些飘荡的雪花伴随着天地旋风吹过大地,冰冻彻寒。

    城市因战争而遭到破坏,普通人如刚刚被产下的羔羊,动几步都很艰难,气温冷的让人怀疑人生,更多的则是对乱局心惊胆颤。

    清冷的街道与随处可见的尸首成了一副乱世画卷,在这人命不值钱的特殊时段,一位遗世而独立的倩影凝望着那座虚幻的城市神情哀愁,似恍然,于绝望看见一线曙光,轻悠道不曾注意到,原来还有未知的地方。

    信奉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女中豪杰,巾帼不忘须眉的强者,从短暂时代而来入此世,可陪伴之人却消失了,毫无踪迹。

    待那虚幻城市凝实的时候,一群流光从那为启点,从天儿降,如陨石划破天空,奔向这已经沦为战场的城市,若有强者目力惊人,就会发现那哪是流星,而是一群人,一群有着统一服装,面容惊人一致的家伙。

    在一片废墟内,兵岛仁贵看着撑起倒塌建筑的洛天依神情自然,这段日子若没有对方暗自保护,自己绝对死无葬身之地,这点他自己还是很有自觉的,开口道抱歉,又要麻烦你了。

    他从很久之前就以大人自居,所以丢人的表现令之抬不起头来。

    干涉洛天依没有回话,手掌伸出在兵岛仁贵的周身处布下干涉防护罩后,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仁贵,我可能要离开了。你要保护好自己,保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