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二十四节 海战(一)

临高启明:第二十四节 海战(一)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海螺的呜呜声在郑联船队的甲板上依次响了起来,郑联在艉楼上注意着自己舰队右面的火攻船队。100多艘火攻船形成了一个长达几海里的纵队,看上去十分壮观,但是长时间的航行使得它们的队列已经拉得很长。他有些着急,这样的话火攻船就很难发挥一拥而上的作用,容易被敌舰避开甚至击沉。

    降下中帆,让火攻船都赶上来!郑联发出命令。

    明秋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敌方的动向。他注意到郑联的舰队开始降帆,他意识到敌人是在等待火攻船赶上来――火攻船大小不一,船型各异,速度上不可能协调一致,必然会造成一部分快一部分慢。敌人为了确保火攻船能够在短时间内形成数量上的压倒优势,必然要减速以等待拖后的船只赶上来。

    这正是各个击破的时机。他命令:左舵15度。全速前进!

    15度――左――舵手拉长了音调重复着他的命令,这时候机舱钟铛的响了起来。立春的烟囱里喷出了大量的黑烟。甲板下发出隆隆的机器和锅炉的轰鸣,甲板都随之震动起来。

    紧随立春之后的四艘炮舰一艘接一艘的调整着航向,抢占t字阵位。

    李华梅正站在甲板上她的哨位上,吃着充当早点的干粮,除了硬邦邦的海军米饼之外,每人还有一杯加了糖的红茶,既提神又快速补充热量。凌晨的炮击行动中李华梅觉得自己没出什么力――她就是这么站在哨位上瞭望有无异常情况,时刻等待命令。虽然自始至终她没有得到一个命令,但是已经在强烈的兴奋和紧张的情绪中消耗了大量的热量,以至于这干硬无味的海军口粮也变得美味了。

    忽然甲板上哨子响起来了:战斗准备!

    李华梅赶紧三口二口把剩下的饼干塞入口中,又把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注视着远处,郑家的船队已经出来了?

    如果说刚才他们打郑家是打了一个冷不防,未免胜之不武,那么这次双方可以算是摆开了堂堂之阵,面对面的战斗了。李华梅知道,郑家敢在主力被歼的状况下还出来迎战,肯定会使出一贯的杀手锏――火攻船。

    论大炮的威力和射程,郑家的舰队绝不是对手,但是火船却是他们反败为胜的唯一筹码。李华梅很好奇,想看看澳洲人会怎么对付这火攻船的船海――要知道就是荷兰人对此也很发憷。

    说着他举起了荷兰人那里买来的望远镜,缓缓的抽拉着镜筒,海平面光滑如镜,澳洲人的战舰始露出模糊舰影:一个大家伙!桅杆高耸,喷着黑烟,它的身后,四艘黑色的战舰排成纵队劈波斩浪向这边开来。一艘艘巍然如山,不动似大地,黑烟滚滚又如烈火席卷而来。郑联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他知道来不及等火攻船赶到了,只有马上迎战先拖住敌人再说,喊了一声:

    点燃火绳!

    点燃火绳是即将爆发战斗的命令,随着口令被传达下去,炮手们脱去了上衣,点着了火绳,打开了火药罐子。一个个屏息凝神只等头目下令开炮。

    此时郑联的战舰排成三队,二艘欧式夹板大船和三艘三桅炮船以纵队航行,另一边是14艘大型广船、福船,以双纵队航行,在这二队的更靠北的地方,是不成队形,首尾长达数海里的火攻船队。

    此时,第一战队正在郑联舰队主力纵队以南偏西方向,与郑联的舰队形成了一个倾斜的t字头。虽然阵形不甚完美,但是也足够让第一张战队发扬侧舷的火力了。

    双方舰队开始拉近,距离4500米,第一战队的炮手们摩拳擦掌。水兵们推动着装填杆,一枚枚榴弹从炮口被填进炮膛,火炮开始转动,身管仰起,随时准备开火。

    双方战舰愈来愈近这么近的距离上相互打量,整个东亚海域最大的两股海上势力正要决一死战,元老院要统治海洋,郑家要垄断贸易,双方互不相让。战舰的身躯在海浪中起伏颠簸,逐渐拉近距离,沉重而缓慢。

    李子平这时候正在射击指挥塔内――他对归化民海军军官的炮术不甚放心,因而亲自过来监督。交代开火射击的每个环节:胆大心细!不要慌!他说着点着了嘴里的雪茄,瞪着远处渐渐靠近的郑家战舰。

    双方距离 2800米,这差不多已经到了郑联旗舰上的几门24磅铜加农炮的极限射击距离了。郑联知道这炮虽然能打到这么远,但是这个距离上开火就是听个响,郑联可不是没见识的海盗,他经常接触欧洲海员和船只,知道荷兰人、西班牙人海战的时候,都要逼近到一二百丈的距离上才开炮。所以他一直迟迟没有下令开火

    但是明秋准备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虽然这个距离上开火命中率也不高,但是他们的线膛炮和原始火控技术使他们享有相当的优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第一战队此时以立春为先导舰――它的速度最快,桅杆最高,有效观测范围也最大。 借助光学厂提供的高倍观测望远镜,海军在搜索上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7点50分,立春号接到如下电报:敌舰队已从厦门岛出发,主力三艘三桅炮船和二艘欧洲式帆船,其他帆船14艘,火攻船90~100艘。正向金门岛方向驶去。

    电报是埋伏在厦门岛上的特侦队的侦察兵发来的,明秋看到了电报,意识到敌人的决战舰队正在向他靠近,火攻船是郑芝龙最后的杀手锏,这一次进攻对方必然是带着决一死战的想法来得。

    他看了看现在的海流和风向,敌人现在是顺风顺水而来,可能航速会高到5~6节,这样计算的话,用不了二个小时他们就会遭遇。

    敌人能够很容易的发现他们――烟囱里喷发出的滚滚黑烟足以成为最显著的标记,敌人有备而来,一定会竭力在海上拦截第一战队,进行决战。

    8时正,急促的备战鼓点响起。原本有些松弛下来的水兵们又一次紧张起来。所有人开始重新履行战前准备:清理战位,检查炮膛。每一座火炮都开始缓慢转动俯仰。炮手们想象着地平线那边出现的敌人,开始模拟演练。挤在甲板下的海兵们被命令休息――他们没有空间可以躺下睡觉,便一个挨着一个闭起眼睛来打盹。他们知道在经历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凌晨之后,恐怕要到第二天早晨才能躺下休息了。

    9点17分,擎电号由于轮机过热而喷出异常浓黑的烟柱,引起了在西北方向郑联的旗舰桅盘上的水手的注意。

    郑联原本就在寻找战机――海上航渡时间越长对他来说越不利,大量帆船编队航行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虽然是在厦门湾这样的内海中,郑家又有比较多的编队航行的经验,但是要求100多艘船况陈旧的火攻船保持长时间稳定的航向航速,和掩护舰队配合实在难度大了一些。

    现在水手发现烟柱。他意识到澳洲人的舰队就在眼前。郑联目测风向和潮水,都对己方有利,信心大增,立刻命令舵手转动舵杆,向烟柱方向驶去。

    9点19分立春号上的瞭望员报告:敌船100艘,方向西北偏西海里,接近中。

    接敌的消息通过旗语和灯光信号通报了尾随的4艘炮舰。

    立春号保持航行继续前进。火炮全部指向敌船来袭的方向。明秋一点不担心郑家的19艘战舰――都是送菜的命,唯一有些威胁的是那些火船。一旦被火船撞击。后果不堪设想――郑芝龙多次运用火攻船战术,并且以此重创过荷兰人的战舰,有成功的实战经验。不能不慎重对待。

    为了针对南中国海上普遍存在的火攻船的战术,立春和另外四艘炮舰都各安装了一门5管哈乞开斯式手动转管炮,作为打字机的补充,这两种速射武器对小型船只都有较强的杀伤效果。是对付火攻船之类的船海战术的利器。

    当然,就算没有这些,元老院海军对火攻船也并不害怕――英国人在1840年既没有打字机也没有哈乞开斯转管炮,仅仅凭借划艇和蒸汽明轮船就摧毁了满清所有的火攻行动。元老院对此的重视。不外乎是重视加碾压双重思维下的反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