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八十七节 人口分配

临高启明:第八十七节 人口分配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肉还没上桌,狼群已经急不可耐了。杨云开了句玩笑,各部门都有自己的利益考虑,但是我们应该按照企划院意见办――毕竟企划院是全局高度。

    你说得对。刘牧州考虑了下觉得杨云说得对:自从发动机行动运回第一批难民开始,各部门就不断有元老来找他,或明或暗的谈难民分配问题。特别是吴南海的请托让他感到情面难却――自己平日里受他的照顾颇多

    这会经杨云这么一说,似乎的确有些犯不着参与这种容易得罪人的分配。干脆来个不闻不问照章办事更为合适。主意拿定,他说:这事我们部门就不发表意见了,让企划院去伤脑筋吧。

    杨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实际上,这些日子他已经开始着手按照企划院的要求秘密编制人口分配表。邬德虽然没有给出具体给哪些地区和部门多少人,但是就具体的分配已经给出了指导比例和基本原则。

    分配契约奴是十分繁琐细致的工作。如果没有计算机的帮助的话,光靠手工计算、汇总,光把这四十多万人的基本情况弄清楚都要花费几个月。19世纪美国人口普查,一次人口普查从结束普查到统计数据出来往往要七八年的时间。元老院有计算机、局域网和数据库这三大神器,使得统计汇总只用了不到一个月,而且出具了十分详细的分类汇总报表。

    每个难民被净化伊始。就要填写一张个人情况说明表:上面不但有性别、出生年月、籍贯、婚姻家庭状况之类的基本信息,还有从事的职业、掌握的技能、文化水平、原家庭经济状况、宗教信仰和政治面貌--所谓政治面貌是指其有无得过大明的功名、任过任何形式的公职:包括官、吏、兵丁、官员的奴仆、做公的、牌甲、行首等各种官方有官方背景的职务。

    这张个人情况表就是杨云的进行分类汇总的原始材料,也是将他们分配到各个方向的依据。大致来说工匠出身的人会分到工业口或者建筑口,再根据其掌握的技能分到各个行业企业;商人、店铺伙计出身的会到商业口;渔民到渔业公司;水手进航运企业或者海军;知识分子经过初步甄别,较为可靠的到行政口,余下的归教育口充当扫盲教师

    十四岁以下的少年儿童照例不进行分配,他们统一由教育部门接受充当学生。

    这一分配体系大家是没有意见的。问题在于。可供分配的人口中九成五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如果按照完全按照职业和技能分配。那么这些人口就全归农业口了――这显然是行不通的。因而其中有相当部分的人会分到各行业去充当学徒。临高目前日渐膨胀起来的第二、第三产业的产业工人队伍就是这么来得。各部门对移民人口的争夺也集中在这一领域。

    就目前而言,劳动力的分配是倾向于工业领域的,工业口占去了发动机前的大多数输入的契约奴,特别是在冶金、矿山、建筑、装备制造所占比例尤其大;其次才是第一和第三产业。

    不过,这次在政务院和企划院联合举行的国务会议上,已经提出了确立粮食安全的方针。争取提高临高政权的粮食自给比例。目前临高政权直辖下的人口已经将近一百万,大规模依靠进口粮食不但对财政负担大,而且对海运运力的占据也很大的。

    杨云估计着,吴南海的提出的三个农业县要分配十万人口的方案就是借着这个东风来得。

    不过。杨云心想,企划院的想法可比这些部门的领导人要复杂的多。

    在这份企划院的给出指导比例和基本原则,杨云已经初步拟定了一个人口分配方案。

    济州岛,预计安置5万契约奴。这样就形成了对当地朝鲜族人口五比四的均势。再配合从济州岛大量招募朝鲜治安军和后续移民的引入,大约在一代人之后就可以完成语言上的同化。确保济州岛成为元老院的牛马羊和柑橘之岛。

    这5万名契约奴主要作为农业移民进行安置,在当地充作农委会直辖农庄、牧场的农牧业工人。

    在粮食供应上,登陆之前。济州岛本身粗放的农业大约可以勉强养活4万人,在引种土豆之后,粮食产量就有了大幅度的增加,以至于在1632年就可以大批外运供应山东等地,可见其农业生产潜力不小,在引入大量移民和进行农田基本建设之后。济州岛农业不但自给自足不会有问题,还能够输出相当份额的农牧业产品。

    台湾台南地区:目前就地安置的难民有1万人,计划再安置万。这万中的主体是霸王行动中从福建沿海掳来得福建百姓,再加上一部分山东难民。

    以福建移民为主体,显然不符合元老院的打破封闭地域性的要求,但是台南目前的水土改造尚且完成,北方移民水土不服。死亡率很高,福建移民对台南地区的适应程度相对较好,存活率要高些。这样加上先期登陆的开发的农垦台南联队,整个高雄台南地区安置的移民人口为4万人。另有可以吞并的先期由郑芝龙等海主组织移入的4万多人口。

    台南地区从1631年秋天开始就着手开始开荒,加上后来不顾死活投入大量奴隶进行土地开发,截止1633年1月魏八尺已经完成了他计划中的开荒10万亩。这些农田虽然是生地,产量有限,但是台南水热条件好,水稻、甘薯、豆子轮种,至少能收获有七八千吨谷物,二万吨甘薯,几千吨豆子。即使再加上需要当地供养的还存活着的大约五六千名奴隶,最不济自给自足是帮得到的。

    台南的农业潜力不但比济州岛大得多,比海南也高,只要有足够的劳动力和农田基本架设投入,台南地区就会成为元老院的粮仓。

    至于原先就在台南的移民,既然过去能活着,那么他们开垦的田就能养活他们自己,顶多吃不饱,不至于会饿死。

    去除这些移民之后,余下的万名移民将全部安置在海南岛上,这其中要扣除大约6万名将交给教育口接受教育培训的十四周岁以下的少儿人口――搜集难民的时候对孤儿的是收容是最为积极的,所以少儿在难民人群中所占的比例相当高。余下的28万人口才是本岛工农业口可供分配的对象。

    其中三亚大区要运入大约1万人――三亚的矿业开发虽然主要依靠奴隶,但是三亚本身的开发也需要大量的人口,特别是农委会准备在当地建设热带种植园,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另外,海南南部各县也要适量补充若干农业人口,以确保这些县份的存在――海南岛南部的各县汉族人口极少,加上隐户也有的县也只有几千人。除了有一个县城之外简直谈不上什么政权存在感。这些县份预计将移入4万人来充实人口基础。除了从事农业生产,还将进行林业和矿业的开发。这些县份中昌化是特例:工业口准备在当地建立一个大型水泥生产企业:产业工人和开采矿山的矿工,再加上下一步开发石禄做先期的道路工程所需的人力,大约需要移入1万人。

    余下的22万人主要安置北部地区:这22万人如何分配就成了工业口和农业口之间的最大分歧了。

    如果按照绝对数字看,农业口已经站了绝大的便宜。但是仔细看,这些人口在短期内都难以发挥出效益来。能够马上发挥出效益的,显然是海南岛北部的几个传统农业县,目前元老院掌握下的土地,无论是国有农庄的直营土地还是征收税赋的起课田,北部县份都占到九成以上。

    这些土地要么是耕种多年的熟地,要么是经过农田改造的良田,只要有足够的劳动力投入,马上就能放一个农业卫星。吴南海私下游说刘牧州显然是打这个主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这事的最终发言权应该是在企划院吧。 杨云的言下之意是分配人口还轮不到吴南海来指手画脚。

    话是不错,但是各部门的意见也是企划院最终分配案的主要参考来源。

    要是各部门的要求都满足的话,有一百万人也不够分。

    这个自然。刘牧州直起了身子,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这是各部门报送的需求数字,即使把目前所有可分配人口全计算进去,缺口大概也有十五万以上。

    烟云不以为然,没有哪个领导会嫌自己手下干活的人多的――特别是不用他发工资的时候。除了总**之外,下面的各级小**在会议上争论的无非是钱和人。如果各部门的要多少人就给多少人,还要hr部门做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