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零一节 硅钢工作

临高启明:第一百零一节 硅钢工作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研究的结果还是直接用先炼硅铁,再用炼硅钢,然后热轧出硅钢来。性能方面肯定没法讲究,但是起码比直接上低碳钢强。

    硅铁的炼制,有人提到可以使用坩埚法来炼硅铁,但是几个人讨论觉得坩埚恐怕很难达到足够的温度,而且坩埚的量太小,用来炼制少量特种钢还行,对需求量较大的硅铁来说太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这就是我这个项目的结果。

    在科技部的项目成果汇报会议上,面对科技部和工业口的几位元老,葛欣馨把她的全部实验结果用玻璃片投影仪做了汇报。其中包括她摄制了若干样品的原子光谱。

    直接的好处是可以用于绝大部分金属、类金属元素的定性分析及微量、半微量主要金属元素的半定量分析。而且除了基准试剂外所有设备、耗材都基于本时空临高可以提供的成品,最多只需要进一步纯化。可以大大节省带来的设备的寿命,同时降低成本。

    钟博士虽然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但是对整个实验过程并不十分明白。所以他保持着绝对的沉默,让工业口的诸人先谈问题――看起来有几个人已经在跃跃欲试了。

    似乎是意识到对方可能会提出什么问题,葛欣馨继续说道:

    当然问题也是存在的。目前我们能够制造的玻璃底板各个批次之间的重现性不足,必须每次单独标定感光度等,且不能长期存放,必须随用随做。而且半定量分析依赖于高纯度标准样品的获得,带来的基准试剂不可能撑很长时间,必须自己折腾光谱纯级别的基准试剂。这对我们的还很薄弱的有机化学工业来说有相当的难度,我现在选择采用亚铁氰化钠不是一种很理想的选择,但是勉强可以凑合着代用。因而我们眼下只能做微量、半微量的半定量分析,无法做到痕量分析和定量分析。而且且对一部分元素无法使用。大致来说,只是提供了一种方法和可能性,在投入具体运用上还难以大规模的为工业提供支持,需要进一步的改进设备――

    先不说这个,光学厂的林汉隆问道,我关心的是你的显影液、定影液的化学药剂怎么办?看你的实验报告,都是用得存货。有可延续性吗?

    我在试验中使用中配置显影液用得是硫酸甲氨基酚、对苯二酚、硼砂、亚硫酸钠这四种化学药剂,定影液使用的硫代硫酸钠,冲洗的时候再使用醋酸。这些药品都在化工部的自产药品名录里。应该说持续供应是没有问题的。

    她解释说根据她从《自然与科学》杂志上看到的有关化工生产方面的论文和化工口提供产品目录:这些化学药剂中。亚硫酸钠、硫代硫酸钠和醋酸都是目前的化工厂可以自产的常用药剂,硫酸甲氨基酚、对苯二酚的来源要麻烦一些,煤化工从煤焦油分馏中制取的,只能出粗品。

    以我们现在的能力,要精制有点困难。但是用于显影、定影问题不大。当然这必然导致产生云翳等干扰,不过也只能接受了。

    感觉这个开发成功对我们的意义不是特别大季无声说道,还有一部分缺失的环节难以补上。而且也没有用光电仪方便。钢铁工业的负责人习惯性的拿起毛巾擦了擦脑门――其实上面一滴汗也没有。我倒是觉得有必要在我们钢铁厂内附设一个实验室,现在派人坐火车来送样品还是有点麻烦――特别是送融样。

    这一技术开发成功的话。光谱测试就可以普及到每个需要进行元素成分测定的工厂。葛欣馨眼见自己的成果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不由得有明珠暗投之感,再说以后钢铁和有色金属企业必然四处开花,企划院也不可能给每个厂都配光谱仪。

    这倒是。季无声说,我是没什么意见,只要管用就行。眼下工业口要我们出各种合金,有这个基础会好很多。

    我也没意见。季退思说,只是葛欣馨你这么一搞,我们化工口的负担又重了许多。

    钢铁是现代工业的骨骼。化学工业就是血液和**。葛欣馨笑了笑,自然是最要紧的。

    这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葛欣馨眼见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些笑意来,马上趁热打铁的又回到了主题上。

    下一步的改进计划是用氢氧焊机替代本生灯,本生灯的温度偏低,而且煤气含有较多的杂质,容易干扰光谱――当然,最理想的还是电弧法。毕竟氢氧焰作为激发源本身具有一定光谱特征,温度也不够高。

    电弧法的设备要凑齐,我看得到三五四五不知道行不行。展无涯说。

    有希望就有动力。葛欣馨说,我还有一个想法,请大家斟酌。

    她提出的设立一个专门的化学试剂车间。专门为实验室提供化学试剂、药品和各种耗材。目前几个实验室做得化学分析,许多药品和试剂已经开始启用本时空化工厂制造的产品。但是这些产品普遍存在浓度不够,杂质过多的问题。因而各个实验室在使用前都不得不自行对化学试剂进行再提纯,牵扯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现在很多基础药品准备工作等于要我们自己来做,连蒸馏水都要自己制备。牵扯的时间和精力太大。而且以后实验室多了之后,有些新实验室恐怕不可能有能力进行药品提纯。还有这次的显影液和定影液,也应该有一定的储备量。所以我建议集中设备,上一点规模。由一位元老主持来专门制备这些产品。

    这个可以有。季退思原来也有类似的想法,不过他管理的事情太多,也来不及过问了,不过一时间没有合适的元老

    如果您不嫌弃我毛遂自荐的话,我愿意来主持这个工作。葛欣馨毫不迟疑的说道。

    哦?季退思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工作,既累人又有相当的危险性。好吧,既然你愿意做我觉得没什么――不过这事情还得企划院批准。

    会议结束之后,季无声坐通勤火车回到了自己在马袅钢铁联合体的办公室。它位于钢铁联合企业办公区,孤零零的矗立在一座圆形的红砖广场中间。小楼前面,矗立着一座用生铁铸造的高炉出铁的模型。

    广场上照例奔走着钢铁联合体的职员们,他们穿着钢铁厂统一的黑色制服工装――这是钢铁联合体才享有的特殊颜色的工装。胳膊上用颜色识别条标记所属的部门,胸前缝着姓名和编号条。

    季无声阔步走进办公室,问了下季办里的值班秘书目前的生产情况。

    根据生产调度室的前一个小时的汇报,目前一切正常。秘书汇报道。

    好。季无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就在一楼,和其他元老的办公室不一样,地上没有铺设地板,就是简单的水磨石地面。尽管秘书经常打扫,地上总是很脏乱,墙壁上也总是有黑色的污痕。车间里的技术员、工人经常会被他叫到办公室来讨论问题,汇报工作。他自己也经常要到车间去,到高炉边去,不可避免的把灰渣、尘土踏得满地都是。

    办公桌的衣帽架上挂着他下车间的时候用得工作服和安全帽,工作服的口袋里还装有一副炼钢工人用的保护眼镜。

    季无声在自己的藤椅上坐下,在今天企划院通知他去参加这个会议的意图他隐隐约约有点明白:现在大家都在努力攻关,为材料学修桥铺路,你身为钢铁企业的负责人,好歹也得拿出点成绩来吧。

    的确,元素成分分析对冶炼硅钢之类的特种钢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是这世界上的硅钢在没有光谱仪的时代就开始生产了,靠得无非也就是化学分析。有光谱分析当然比简单的化学分析来得精确,但是仅仅有这个还远远不够。炼硅钢是件十分复杂的事情,虽然在上一的次工业部门会议上,对硅钢试炼他给出了一个月的期限――硅钢他的确能炼出来,原料上并无困难之处,但是季无声对自己到底能拿出什么样的硅钢并无把握。

    在旧时空的中国,一直到1954年才生产了第一炉热轧硅钢,可见这东西的技术难度了。按照科技树上的位置来说,这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点亮的科技点。临高工业想提前点亮,难度很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