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零七节 因势利导

临高启明:第一百零七节 因势利导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黄兄啊,果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呀。

    怎么,什么事?

    别装了,黄兄啊,你们黄家寨,不是都要加入那个天地会了吗?

    什么!你,你说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眼看着风光一时的茉莉轩书院渐渐又沉寂下去,原本书声琅琅的学斋里变得空空荡荡,每日只有几个人来读书听讲――过去他只要到茉莉轩讲学,不但在书院内就读的秀才、童生们必到,就是没有入书院念书的读书人、缙绅们也会纷至沓来,将讲堂坐得满满得。

    这些盛况现在已经不复存在。茉莉轩书院的魅力在最近一年内尤其褪色,多数学子纷纷退学,少数虽然还在坚持,却流露出躁动的神情来。刘进士的每次讲学,来旁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地方上的缙绅和他们的子弟更是很少露面,有的虽然经常来,不过是为了和他打打招呼说说话,对讲学的内容并没有多少兴趣。

    刘大霖心中十分着急――他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号召力不如往常而着急,而是觉得临高这里的圣人之学整体又进入了衰败。

    这种衰败,不是过去因为经济困难的衰败,那会虽然因为县里发不出钱米,秀才们只能苦捱度日,童生更是凄惨不堪,但是大家的好学之心还是有得。刘大霖不止一次听王赐说过县内某某童生白天下田,劳作休息的时候读书;某某秀才边放牛砍柴边读书的这类励志读书的故事。当初茉莉轩书院恢复之后的盛况就说明了广大本地学子好学热情。

    现在,这种好学的精神却完全没有了,一干读书人宛如变了一个人似得,一个个都急迫的要做事要赚钱,起房子,讨老婆,买各式各样的澳洲货,把圣人之学抛在脑后,平日里谈论得都是澳洲学问。

    但是他实在怪不得澳洲人,不但这茉莉轩书院是澳洲人修复的,连学子们用得桌椅板凳。文房四宝连带着一座不小的藏书楼的几百部经史子集都来自澳洲人的捐助。

    便是学子们在这里念书每月领取的津贴,也全出自澳洲人创办的基金。

    这件事上。澳洲人堪称问心无愧――他们不但没有任何打压儒学的行为,反而提供了比从前更优越的学习环境,让原本许多饥寒交迫的学子能够衣食无忧的专心念书,提供大量免费借阅的书籍更是从前本地学子们想也不敢想的豪奢之举。

    然而学子们却在不断的流失,抛弃圣人正道的学问,跑去澳洲人那里做事当差。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刘大霖考虑了很久。他意识到,说到底这不过是人性的趋利使然。说到底儒生也是人。也逃不过人欲二字。自古以来士子们学而优则仕,绝大多数人表面说得是为国为民。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

    临高的读书人,在学而优则仕这条道路上一直走得坎坎坷坷,在刘大霖看来,这条道路在临高几乎是走不通的――不但在临高走不通,整个琼州府能走上这条道路的人也屈指可数。

    然而,这总归是读书人的一条鲤鱼跳龙门的出路,即使混不上举人进士,弄个秀才的功名,免去二石粮。在乡里也算是个衣冠人物了就这样总算也能让人们咬紧牙关坚持着锲而不舍的走这条路。

    现在澳洲人却给了一条不费事学而优则仕的道路――甚至都不用学而优,士子们只要能读会写,就能在澳洲人手下谋个差事,过上体面的生活。过去再不成器,每回童子试之后都要挨板子的笨拙之徒如今也在芳草地当塾师,很有一番为人师表的模样了。

    澳洲人的所作所为,无不紧扣一个利字。从登陆之初的设市招商,到后来的清丈田亩,均平税负,设立天地会助农种种作为,无不都针对世人的逐利之心,堪称因势利导的典范。

    刘大霖暗暗有了一种隐忧。觉得澳洲人暗中隐藏的图谋十分的可怕,但是他又拿不出一点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想法。因为这群利字当头,最善用利益来引导百姓的人,自己却绝不逐利。且不说他们那近乎矫情的简朴,就是平日的施政――从任何人的角度来看都是做善事。

    清剿土匪,兴工赈灾,救济流亡。兴修水利,修桥铺路,奖励工商,扶农助耕,举办学校这些不无都是耗费巨大而对朝廷来说没有多少收益的事情。过去的地方官,若是在任的时候能认认真真的做一二件这样的事实――哪怕只有澳洲人做得十分之一、百分之一,便足以让全县百姓感激涕零了。更不用说自从澳洲人来了之后,全县上下士农工商,几乎都受了他们的好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不过本县的百姓好过,澳洲人还大量收容来难民,让他们在这里安家落户,开农场,办作坊:让人人有工做,有饭吃,有衣穿。如今的临高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固然还谈不上,但是老百姓的日子从来没有这么好过,这却是真得。

    现在澳洲人不但在临高做,还渐渐的扩展到整个琼州府――甚至连海峡对面的雷州也开始渐渐波及。

    刘大霖是读过得史书的,如何不知道这是王霸的图谋――实际上,这些日子以来,澳洲人要改朝换代的谣言就一直在市井流传,甚至在本县的士绅中也半公开的提及。

    刘大霖对这类谈话,一概是抱着不参与,不评论的态度――实际上,他的内心对待澳洲人十分矛盾。一方面,澳洲人的所作所为,都是利民之事;另外一方面,作为大明的进士,他感到自己深受皇恩,不愿意澳洲人有朝一日去问鼎中原――以大明的状况,一旦开战,澳洲人还不是摧枯拉朽之势!小小的建奴尚且是朝廷大患,若是换成了这髡贼,后果恐怕更难以预料。每每想到这里,他便再也不愿意想下去了。

    他忽然叹了一声:哎!有教无类,有教无类,我辈当得起么?怎么反倒是这些澳洲人做到了?

    见刘大霖语气不对,黄禀坤连忙道:这髡贼如今势大财大,自然要附庸风雅,收买人心而已。但是论起诗书文章,临高全县,山长还是无人堪比的。山长去看看髡人的学校,也不过是要开广些见闻,有所增益罢了。

    刘大霖玩味的看着絮絮叨叨还想继续说服他的黄家二少爷,想着他这个反髡派为何突然对澳洲人的学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显然是要打着自己的牌子去芳草地里一探究竟――他倒也正有此意。

    这些天来,一些他在广东游学时的同窗,在乡试时的同年,不管当时是否熟识,都纷纷给刘大霖来信,一方面是叙旧情,但是更重要却是是在试探问他临高澳洲人的来历底细,有的问可否和他们做买卖,有的问他们为何不尊王化,有的问他们火器犀利是否属实,还有托刘大霖买些澳洲人奇珍异玩的,林林总总,不可胜数。

    刘大霖大病初愈,看了这些来信,突然发现自己对澳洲人的认识是那样的苍白无知。这伙当初怎么看怎么像海外蛮夷的家伙,竟然让这许多广东的士子纷纷致书详询。祸乱山东的孔有德,关外的建奴,都没有让那些士子产生这样的关注,那些无非就是武人作乱罢了。看来,澳洲人的影响力,在广东已经是与日俱增了。

    黄禀坤被刘进士看的发毛,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见刘大霖挺直了腰板,像在县学讲学一样,坐在轮椅上,严肃的说:我看澳洲人,虽然与我辈所学不同,但胸中还是大有沟壑的。况且他们同是华夏一脉,绝非夷狄。我这就去求见王教谕,请他来从中说合,让我辈也去澳洲人学校一观,增学识,广见闻。

    黄禀坤终于说动了刘大霖,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了地。芳草地现在主要还是寄宿制学校,只有直系家属才可以预约去探望学生,而当时黄平登记入学的时候黄禀坤是不在家属之列的。况且黄家与髡贼还有杀子之仇,就算黄家如今没了报仇的想法,髡贼势必也是严加提防的。

    他出了刘大霖家,回到茉莉轩书院,想看看有没有可以拉着一起去参观的秀才,以壮声势。书院里却空荡荡的,原本一铺难求的东西两斋空荡荡的,床铺桌椅上一览无余。只有少数铺位还有人住宿的样子。

    正在彷徨间,突然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他的右肩。黄禀坤正心事重重,一惊,回头一看却是自己的战友粪霸李公子――这位李公子很久不到书斋来,一直忙着在县咨局里进出,这会突然出现在书院实在突兀。

    嘿,黄兄一向可好?

    你呀!吓死我了,做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