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三百二十四节 河源街

临高启明:三百二十四节 河源街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林铭看得正入神,王兴隆在他背上拍了一下:怎么样,这样的‘花’街柳巷你没见识过吧。

    大开眼界,大开眼界。林铭连连点头,他看到路边还有路牌一样的设施,上书应召站,下面坐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看得出姿‘色’平平,年龄也不小了。说是妓‘女’,却不招揽顾客,只是默默的坐着。每个人的‘胸’前还挂着一块黄‘色’的纸牌。便小声问道,这也是

    是,这是个体经营,王兴隆的嘴里不时冒出新名词来,行院那是公司实体。

    打个比方,行院就是有字号的铺子,这些个就是小贩。

    原来如此。林铭感到不可思议,只是这样便行了?半掩‘门’生意没有领家,没有老鸨亦行?

    本地不许有半掩‘门’买卖,都要过明路领证,不然就是是‘非法卖‘淫’’,逮住了就得去筛沙子。至于你说得这些完全用不着――本地做生意都很太平,皮‘肉’生意也不例外。王兴隆笑道,不过,捐税却不轻。

    林铭暗道:髡贼还真是寡廉鲜耻,官府居然收起婊子的卖‘肉’钱。他觉得有些不齿。不过这倒是一笔大收入!他对市井百态了解极深,各种生意内幕也很熟悉,知道这皮‘肉’买卖虽然地位卑贱,被人不齿,却是能赚大钱的,以髡贼那种变态的‘精’明,自然是不会放过这块‘肥’‘肉’。

    这里是是丰俭随意。有钱的自然可以去行院;没钱的路边的货‘色’带到旅馆里做一回也算是泄了火。王兴隆继续说道,澳洲人每个月还要给烟‘花’‘女’子检查身体,有病治病。真是善行

    林铭暗骂:这算屁个善行。生财有道罢了!他对髡贼的行为思路此时已经有些明了。大明的官府对待城市、对待做买卖的,都是粗放式的,只要不出事就是不闻不问。有些明明可以获得很大利益的事情,也绝无人去兴办。髡贼却是样样经心,事无巨细都要井井有条。样样都要管。

    难怪他们从小小的东‘门’市方寸之地,不过五年便够席卷闽越,威震海疆。除了坐拥无数奇技‘淫’巧,就是这无孔不入的经营地盘的手段――天下还有哪里能与之相提并论?

    正在沉思不语,王兴隆已经停住了脚步,道:今天就选这一家吧。

    林铭打着哈哈,既然王兴隆一定要去,自己也不能扫兴。二人结伴而行,一路往文澜河方向去。林铭估‘摸’着王兴隆要去得地方就是那条河原街。

    走到半途,忽然下了一场大雨。两人便在路边的茶馆要了一壶茶闲坐躲雨,顺便解决了晚饭。茶馆兼卖各种点心。王兴隆要了一碗临高米粉,吩咐加些牛‘肉’,见林铭不吃,问道:

    林兄不饿吗?

    既去行院,有得是吃食,比这里定然是‘精’细许多。

    明代的行院不仅仅是妓院,更多的是作为社‘交’场合,吃穿方面堪称是引领时尚。

    林兄,那行院的饭食如何吃得起呀。王兴隆摇头,吃一盏茶,比外面喝一杯酒都贵。

    林铭意识到自己差点‘露’馅了――在广东地面他上行院从来不‘花’钱,佛山自不必说,巴结他去还来不及,就是其他地方也是有富商阔佬会账。

    贤弟说得是,我一时糊涂了。

    看林兄的样子,当初在大陆上大约也很过得去。王兴隆嘿嘿笑道。

    见笑,见笑。林铭勉强笑道,往事不堪回首。

    林兄何必尴尬,在这临高的地面上,多少人都是落魄到走投无路才跑这里来讨生活的王兴隆正说着,热腾腾的米粉已经端来,微微发黄的米粉条漂浮在浮着油‘花’的汤汁中,上面散放着牛‘肉’片、酸菜、‘花’生、虾仁之类的配料。看上去满满当当的,很有食‘欲’。

    林兄也要一碗吧,这东西可是本地特‘色’。王兴隆说着从桌子上拿起醋壶倒了不少下去。又揭开个瓷罐,从里面连着挖出几勺子油汪汪,红彤彤的的酱料来放在碗里,搅拌了。

    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一股又香又酸又刺鼻的气味。林铭的心思微微一动,想起了那次澳‘门’之行吃得水煮‘肉’片――也有这么一股刺‘激’的香味。

    这是辣椒酱――澳洲人带来得新玩意,下饭又开胃。

    林铭也要了一份米粉,两人吃完米粉雨也停了。街上原本雨水横流。雨一停街面上的水竟然已经泄得干干净净,虽然路面‘潮’湿,却没有半点积水。令林铭暗暗咋舌――即使富庶如佛山,多用青石板铺地,雨后的雨水也泄不干净,地势低洼的陋巷小街上更是积水成潭。泥泞不堪。

    走到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两人信步慢行。王兴隆因为是地主,不时指指点点路上的店铺和风景给予解说。有些林铭看了也不明白的设施也都是解释了一番――不少东西的确都出乎林铭的意料之外:髡贼对城镇的考虑之周全,财力之雄厚,令他暗暗吃惊。他发觉越是看不到,不在意的小地方,髡贼越是肯‘花’钱。

    看着王兴隆的那得意的神情,林铭忽然发觉自己很像第一回进城被城里亲戚带着观光的乡下佬。

    因为下雨的关系,街上行人不多。不过林铭发觉街上气氛明显不对。主要街道路口都有髡贼的警察站岗,除了警察之外。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不时盘查行人,似乎有大案发生。

    有什么大案子么?林铭小声问道。

    怎么,你不看报?王兴隆有点惊讶的问,继而他又一笑,对了,林兄才来本地。

    看报?邸报么?

    这里又不是大明,哪里来邸报。王兴隆毫不在意的说,是《临高时报》,本地新闻消息都有报道。我们铺子里也订了一份――大约是钱掌柜拿去了――上面已经有报道了:昨晚的那伙飞贼还有漏网之鱼,正在全城缉拿。

    原来如此。林铭心想这报纸倒是要看看――这样掌握起消息来就方便多了,也用不着到处打听了。他对飞贼的事情很是关注,等不及回去看报纸了,便问道:邸报报纸上说那伙飞贼是什么来路了吗?

    倒是没说,不过详细消息有了不少:说一共有三十人,都是武艺高强的江湖中人,有的还是有字号的积年老贼,王兴隆有了卖‘弄’的机会顿时兴致勃勃,他们是分成好几批潜入临高的。可是没想到一到临高就落入了警察的眼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