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二百六十二节 苦闷的林默天

临高启明:二百六十二节 苦闷的林默天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怎么办?林默天看着桌上堆积起来的舆情报告和每日防疫报告,心里备受煎熬。

    要不要松一下?这个念头一直在他心头盘桓,反正这个时空荒地多得是,在远郊划出一座荒山作为病亡者的墓地。尸体深埋,墓地四面拉上铁丝网

    这么一来,虽然还是包含有强制的殡葬政策,至少是不用再火化尸体了,防疫上面对的反对压力也会小很多。

    这念头一上来,他便再也坐不住了,拉开墙壁上地图帘子,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

    他正在沉思,通讯员给他送来了最新的信件。林默天粗粗看了一遍,其中有一封正是从临高总医院检验室送来的他不由得精神一振,检测报告出来了。!

    上周他就将从东山居号和和全城多个地点采得的捕获的老鼠组织样本送回临高的总医院作细菌培养,以确定鼠疫菌的传染来源。

    他迅速拆开报告,检测报告证实了他的估计:东山居上捕获的老鼠组织样本培养中发现了鼠疫耶尔森菌。其他地方的老鼠的组织培养均未检出鼠疫耶尔森菌。

    该死!他猛的拍了下桌子,叫道,来人!

    秘书立刻出现在门口。

    你起草一个命令,收件人是长洲岛隔离营指挥官。要他收件之后立刻将检疫锚地的东山居号焚毁。要烧得干干净净,一片木板也不许留下!明白吗?

    是,首长!

    命令防疫大队,将已扣押的涉及兴福山货行、东山居两家货栈的货物及生财家伙、衣物等全部送流花桥焚毁。

    秘书离开之后,林默天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直接的传染源被切断,的确是一件喜事。然而鼠疫既已传播开,疫情决不会就此消退他有一种预感,疫情的最还没有到来。

    一旦疫情升级,那么防疫手段还要进一步升级。一想到接下来的矛盾,林默天更是头疼不已。

    要不要放弃将病亡者火化政策呢,林默天正对着地图纠结,忽然秘书又进来了,她有些小激动,结结巴巴道:报报告,首长,文,文首长来了!

    林默天吓了一跳,全广东的元老几十号,姓文的可就只有一位,那就广东大区区长兼军管会民政长。加号大宋两广宣慰使的文德嗣广东的最高地方行政长官。

    文德嗣到广州之后很少在地方政务工作会议上露面。虽然他经常出现在各种公众场合,比如归化民干部表彰大会、广州工商联成立大会但是在具体政务上,广州城里文总的存在感是很稀薄的。包括上次闹得满城风雨的巫蛊案,他也只是在事后看望了刘翔同志,并且嘱咐刘翔同志保重身体,加强学习。对整个案子侦破和审理即不参与,也不指导。完全是垂拱而治的意思。以至于广州的归化民干部只知有刘市长,不知有文区长。

    在林默天看来,文总对广州很少过问是件好事。自古县令附郭最难做,何况是附郭省城!上面婆婆喜欢指手画脚的,地方领导就很难做事。文总也算是用实际行动支持了刘翔的工作。

    快请进来。林默天赶紧整理了皱巴巴的衣服他已经一周没有正常的洗澡休息了。

    当大夫的好处之一就是元老们基本全认识,而且关系都还不错这自然是因为本时空没人敢得罪医生的关系。

    文总林默天迎了上去。

    老林啊,别客气了。文德嗣握住了他的手,端详了下他的面孔,你的脸色不大好啊,要注意休息。

    多谢文总关心,我哪里睡得着林默天虽然知道这不过是领导的套话,但是这些日子来文德嗣是第一个关心他身体的人,心中不免还是些感动。

    防疫工作不是一朝一夕,把身体搞坏了,我们的防疫工作还怎么搞?文德嗣含笑道,坐吧,坐吧。

    两人在沙发上落座这算是林默天办公室里最奢侈的家具了,为得就是能够随时随地的睡上一小会。

    林默天知道文德嗣特意穿过瘟疫传播的街道来他的办公室,自然不是来嘘寒问暖的,多半是想了解下疫情的发展状况。他立刻整理了下思路,开始向文德嗣介绍起疫情来。他把目前的局面,采取的对策,遇到的问题,都一五一十的简要做了个介绍,特别是提到了目前火化病亡尸体和进户调查遇到的种种阻力。

    以前总觉得这些旧风俗不过是可笑而已,现在看来,在老百姓的头脑里还真是金科玉律一般的存在他接着就说起了有老人因为担心染病身亡后被火化,直接自尽,我真是想不明白,就算是风烛残年,生命也总还在延续。何况他根本就没染病!就为了确保死后能有口棺材,不惜结束自己的性命这思路我真是弄不明白!

    文德嗣点燃了一支雪茄,微微含笑的听着他发牢骚。

    为了火化尸体这件事,广州城里不知道有多少百姓都在咒我一命呜呼!林默天想到前不久警察查抄到的揭帖,把自己说成如同恶魔妖怪仿佛,不由的情绪激动起来,鲁迅真是个明白人!

    宋元时候在平民百姓中火葬是很常见的。朱元璋简历明朝之后,认为火葬是胡俗,大力推广土葬,禁止火葬。但到了明中后期的南方地区,殡葬习俗已经出现了一些违礼的趋势,停丧不葬和私自火葬都是这种趋势的表现。但是停丧不葬的多是出于寻找风水宝地的考虑,反对火葬的多是家风严整的儒学信徒这两类人重合程度并不低。而选择火葬的大多是不堪明末奢靡殡葬风气或者买不起风水宝地当墓地的人群,简言之就是经济条件差的家庭。

    在当时许多人的观念中:烧化尸体,那是赤贫人家、冻饿而死的路倒以及无人收埋的死囚才有的待遇。两相对比,必然是反对火葬的和停丧不葬的有更大的反对力量和煽动力量更何况他还将已经下葬的病亡尸体掘出焚毁!

    火化病亡者尸体的的方案在元老那里没什么反对的声音,这让不怎么在乎民间舆情的林默天形成了一种这事大家都在支持的错觉,政策推行初期遇到零星的反抗,他还觉得这不过是百姓对于政策的暂时反弹,不足为虑,却没想到矛盾已经越来越尖锐了。

    古中国对频发的瘟疫并非没有赈济措施,相反,封建政府也会采取施药、祈神、设立慈善机构等等各种方式来干预民间的瘟疫。虽然因为理论指导的方向性错误,往往收效不大,但比起当前林默天采取的入室消毒、强制火化等方式,显然带有更加明显的慈善性质,也更容易被百姓接受。本来除了少数海南来的归化民和受过现代医学救助的本地市民,普通百姓对于元老院带来的现代诊疗方式就心存恐惧和疑虑,再加上这些强制性的虐政,如果不是伏波军压阵,他的政策根本无力推行其实即便在当前伏波军全力支持的情况下,他面对的局势也已经非常不利了。

    丢距螺母,老子不过作为一个卫生工作者,怎么把我搞到移风易俗这摊事上去了林默天苦恼地看着下面发上来的舆情报告:病亡者家属偷偷抛尸埋尸的老人为了躲避火化自尽的指责防疫队员入室窥看妇女的甚至有女子为此上吊自尽的武力反抗隔离封锁措施的从长洲岛隔离区想办法外逃结果途中溺死的散布流言说隔离政策就是把人关起来活活饿死的,甚至还有说元老院是在烧死活人作妖法的

    宣传口已经紧急启动了更大规模的宣传攻势,综治办的宣传队和秦元老投入的大量新老舆情员无孔不入地在街头巷尾、勾栏茶肆鼓吹鼠疫的致病原理、传播途径和隔离的必要性,缓解了一部分起初剑拔弩张的氛围。但是低行政水平下的政策执行,想要搞精准化管理是不可能的,只能采取基层易理解好执行的一刀切,如此便难免出现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老问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