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二百七十八节 争论

临高启明:二百七十八节 争论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沈睿明很清楚刘翔迟早会来这么一出,后者未必是从朴素正义观出发,更多的是一种稳定社会秩序的手段。不仅是刘翔有这方面的要求,自己和梁心虎也都收到过临高寄来的,或匿名或署名的信件。除了要求大刑伺候外,还附上了各种处刑方法。有要求电刑的:支持的人最多;有要求将死囚从脚开始满满浸入王水的;有要求犬决、炮决的;有要求坐木桩的更有人要恢复古风,建议在镇海门外将死囚的尸体混上黄土碎石堆砌成山丘,筑一京观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简直是集世界酷刑史和想象力之大成。

    而沈睿明在来广州之前,早已和马甲等人有了结论。

    刘市长以及在座的诸位。我很理解各位的心情,同诸位一样,我对这些个渣滓的作为也是深恶痛绝的。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但是,沈睿明停顿了一下,整理了思绪又说道:但是,法律讲究一个可预测性,也就是说刑罚要恒定。今天我们上酷刑把这伙人折磨死,以后呢?难道荒郊野岭每次都得拉电线弄电椅或者找一群狗来分餐?同志们,这是一个关系到我元老院法律威信的问题。

    刘翔心想你可别在我面前耍这套了,开口道:你说的这些,我也明白。依法治国很重要我不否认,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能拘泥于这些条条框框,只要能打击犯罪便好。再说了,准备搞得公审大会不也是一种权宜之计?

    虽说是权宜之计,但是我们的《戡乱法》里也是明明白白写着的:‘法庭审判、人民公审均为元老院和人民最高法院认定的合法审判方式’。你说的式处决方法,在元老院制订的法律里可是找不到依据。

    刘翔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心想这法律还不是你们法学口上嘴皮一碰下嘴皮搞出来的!临时加几条算什么?正要组织语言准备反击,沈睿明又开了口:

    我说刘市长,我想您老主要还是为了压制犯罪活动,稳定广州城秩序来考虑的吧?我倒有个想法,既不违反法律,也能达到效果。沈睿明卖了个关子。

    行了行了,赶紧说吧。刘翔没好气的说道。

    沈睿明看了看一边的崔汉唐,开了口:上回崔道长牵头以‘为广州城死难的百姓超度、为广州城的生民祈福’名义搞的公祭,效果很好啊,可见中古社会宗教对百姓影响之大。这回处决犯人,崔道长也可以搞个‘诅咒法会’嘛。

    刘翔闻言沉思不语,沈睿明又接着说:刘市长,有句老话说的好,‘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上的刑罚再残酷,终究吓不住人。远至明初剥皮实草,近至旧时空几十年前的运动式打击,都证明了仅仅依靠严刑峻法是不能控制犯罪的。必须双管齐下。特别是对社会心理的塑造非常重要。眼下我们能力有限,社会水平发展很低,与其吃力不讨好搞这些有的没的,不如通过百姓普遍存在的迷信心理对症下药。

    ps:公众号临高启明

    临高启明书迷根据地

    吹牛者的消息版;

    介绍梳理重要人物、事件信息;

    展示临高社区风采,优秀同人和资料作品巡展;

    不定期组织元老们线上或线下的聚会;

    in a word,senatus populusque magnus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曾卷听阿贵没什么犯忌的事情,松了一口气。李子玉如今是他们这伙人的头领,如今仕途正旺,须得护好羽毛才行。阿贵和李子玉关系极近,被人看作是李的私人,实际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曾卷想着等李子玉回来如何向他提及此事,店堂里的话题却从袁述之转到了明天的公审大会上。

    公审大会就放在原来举办公祭仪式的镇海门外的海皮,这里地方大,能容纳很多人,而且江滩上是个很好的处决地点。

    听说公审完了就要现场处决犯人。

    这么大的案子,听说牵连进案子的人上千!起码得杀一半吧!杀起来江滩上还不得血流成河啊!开熟食店的王大说到这就开始兴奋了,一声令下,几百个人头骨碌碌的就滚了下来,江水为赤!

    他说得手舞足蹈,兴奋的脸都红了。

    还有人说刘大府准备把犯人都赶到江里去,把他们活活淹死——这立刻引起了争论,要是犯人中有人水性甚好怎么办?有人便说必是派船在旁看着,见有人善泳水的,就用长矛去戳。还有人说不如每个人脖子上都绑一袋子石头。争得面红耳赤,口沫横飞。

    据说澳洲人这回要搞炮决!把囚犯绑在炮口上,一点炮!炸得四分五裂,形神俱灭!

    我听我们街坊小舅子说——他表弟给澳洲人当差——是犬决!就是抓来几百条狗,饿上三四天,然后把犯人推进去让群犬撕咬

    乱廿四!有人当即摇头,几百条饿犬?一时半会上哪里去弄?我倒是有个准消息。前个五仙观里的厚道人来给我家送贡果,说澳洲人要用秘术,用雷劈死囚

    接着又有人说刘大府准备在江滩上大开杀戒,要将抓来的关帝庙人马从上到下全部处斩——因为过去他们在琼州府就是这么干得,所以去那里的人都说那里没有要饭的

    澳洲人哪有这么蠢,这关帝庙人马虽说可恶,大多数人也不过是群可怜虫罢了。大约也是首恶必办,胁从不究的套路。

    说话的是个中年人,头戴东坡巾,穿藕合洒线直裰,脚下粉底皂靴,带着两个小厮在桌边自斟自饮,看样子便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家的读书人,至少也是个生员。

    这样的人说话自然有份量,众人的目光便都转移到他的身上。有人开口道:依这位老爷的意思,明日澳洲人是不会大开杀戮了?

    这中年人不慌不忙,喝了一口小酒,才慢悠悠道:澳洲人若要大开杀戒,今日便不止只判十个人死刑了——依我之见,明日人是要杀的,怕是也杀不多。

    这下大家更来了劲头,王大大声道:这可是巫蛊的案子,要在大前明,那是要满门抄斩,夷灭九族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