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三十四节 炮击

临高启明:第三十四节 炮击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任何城墙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城门,城墙可以是由结实的夯土构筑,城门却只能是木造的。面对炮弹,木头实在是不堪一击,更别说是130mm大炮轻易就能击穿舰船的炮弹了。

    于是张大炮下令,三门130mm大炮分别瞄准德政门、南薰门和阳明门,其余火炮集中火力配合,力求轰开城门。

    顿时间,各式大炮又倾吐了火舌,将大大小小的实心弹狠狠地往三处城门砸,这些铸铁炮弹打在木制城门上,感觉就像打在薄纸上一般。阳明门最早被轰开,顿时烟尘滚滚,过了好一会,透过望远镜,张大炮才看到,阳明门内不是正常情况下通往城内的通道,而是,一道被轰的千疮百孔的土堆。

    德政门和南薰门相继被轰开,不用看,张大炮都知道门内是什么。

    堵门是弥补城门这个弱点的终极手段,但是这等于同时放弃了主动权,自古防御方都很注重出城作战的主动性,时不时的派军出城进行骚扰,打乱和破坏攻城一方的作战部属。特别是明军,尤其注重在守城时对城门口的争夺。不但有条件的时候会在城门外设寨掩护城门,必要时还会组织小部队从城门冲出去进行反冲击,扰乱敌人的进攻。

    一旦堵城门,那就等于是放弃了主动,完全是垂死挣扎了。

    对于城门后临时用砖木泥土堆砌起来的这些临时性城墙,用130mm大炮轰塌它们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不过佯攻之所以为佯攻,就决定了那不是真正的进攻。张大炮估摸着,往梧州城墙上砸的实心弹已经足够多了,再这样高强度地轰下去,不用等到傍晚,库存的所有实心炮弹就会被炮兵消耗一空。

    张大炮下令,所有火炮停止轰击城墙,炮手们清理炮膛。准备下一波的炮击。

    下次很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308节

    临高启明的实体书第一卷现已开始接受预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临高启明——

    临高启明书迷根据地

    吹牛者的消息版;

    介绍梳理重要人物、事件信息;

    展示临高社区风采,优秀同人和资料作品巡展;

    不定期组织元老们线上或线下的聚会;

    in a word,senatus populusque magnus

    常青云感到十分恐惧,胯下似乎尿意高涨,常青云强行忍住了,但他的腿却已经软得块站不住了。常青云顿时回忆起澄迈溃败时的恐惧感,突然间,脑门一阵凉意,他不由得想起被澳洲人强行剃去毛发的屈辱,突然有种可怕的念头浮出脑海,这种屈辱会不会再来一次呢?

    他慌慌张张的看了看四周,身为幕僚,没有家丁亲兵可用,几个仆役平日里役使也就罢了,真要到了危难之时决不会替他卖命,实在难以以命相托。

    总算杨二东没忘了常师爷若有好歹,唯你是问!这句话,赶紧拖着常青云一路狂奔,城墙墙根下挖有一溜的藏兵洞――当时筑城已有防敌人远程投射兵器的意识,因而在墙体内侧墙体内修筑有砖石加固过的洞室,守城士兵可以洞内躲避攻城敌人的炮石箭矢,亦可在内休息,相当于一座营房――将他拉进了藏兵洞。

    炮声沉闷的持续着,能感受到城墙在炮弹的轰击下的颤动。壁龛内的油灯的火光在震动中闪烁着。渐渐的有炮弹越过城墙,落在城内,射入城内的炮弹拖曳着白色的烟雾,发出尖利的啸叫声,打中房屋瞬间便将房屋打的七零八落,打中街道立刻掀起一片泥土碎石,若是打在人身上,轻则断胳膊掉腿,重则直接撕成两半,血肉横飞。

    常青云和家丁们坐在藏兵洞的地上,身边还有些守城的官兵和壮丁,一个个双手抱头,捂住耳朵,紧闭双眼,似乎这样才能抑制住因为炮击引起的极大恐惧。

    冒着咝咝作响火花的铁球从天而降,随后便是火光一闪,剧烈的爆炸引起的爆风瞬间冲入藏兵洞,将墙壁上油灯扑灭,洞内立刻发出一阵惨叫、咒骂和哀号声。常青云紧紧缩在墙根,这会他已经感受不到什么尿意了,只求这可怕的时光能赶紧过去。

    梧州的城墙在连绵的炮轰下如同沙土的城堡一般,慢慢的颓塌。城墙上烟雾弥漫,还闪烁着火光。由于火炮发射的烟雾太浓,开炮两个小时之后,张大炮下令停止射击。一方面冷却身管。一面让烟雾散开些,便于观察。

    十多分钟后,城墙上的烟雾和火炮阵地上的烟雾都散净了。张大炮用望远镜观察着第一轮炮击过后的梧州城墙,口中念出了两句张柏林元老教他的浑诗:大风起兮云飞扬,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一轮炮击的成果不错,整个梧州城南墙的墙面已经不能称之为完整,城楼已经被炮弹轰塌,只剩下一片废墟。130mm大炮的威力更是巨大,每打一炮就会把城墙轰走一大块,留下无数个小缺口。

    原本城墙上的谯楼、窝铺、马面、女墙、垛口等防御设施在炮火下被打的千疮百孔。这些传统的砖石修筑的防御工事在火炮发明之后就已经非常脆弱了。

    最大的问题反而是城墙本身。

    中国古代的城墙千百年来几乎都是夯土构筑的。厚度至少有3~4米。夯实的墙体十分敦厚结实,只要保养得当,能延续很多年。明代的城墙大多是朱元璋时代修筑的,修修补补不但大多用到了清末,在被拆去城砖后再历经百年依然还是一道连绵的土山。

    这样的城墙,传统的滑膛火炮想直接在墙体上开口子是做不到的。即使到了辛亥革命,江浙革命军攻南京,当时使用的多是清末新军装备的各种中**线膛野战炮,这些火炮在南京城墙上全无作用,最后还是从江阴要塞拖来重型要塞炮才将城墙轰塌,迫使张勋的辫子军弃城而走。

    梧州南墙的受损情况看似凄凄惨惨,打出了不少缺口,但是没有哪一段是已经倒塌了的。张大炮没有感到太大意外,他在炮术培训班的时候,教官提到过这点:不要小瞧城墙的厚度,以伏波军的野战炮兵,甚至是攻城炮兵装备的火炮来说,没有哪种大炮可以轻而易举轰塌夯土城墙的。

    即使他们有海军的130mm线膛炮,要啃开城墙着实困难。不过,炮火至少已经完全摧毁了城头的防御体系,在望远镜里,他已经看不到有活动的明军官兵的活动迹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