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一十八节 收复广宁

临高启明:第一百一十八节 收复广宁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这不会是敌人的诡计,把我们赚进城去来个火烧新野把。黄超嘀咕道。

    杨增派人将为首的几个父老带来。他也算见过不少本地父老了,这么狼狈的还是头一回见到,一个个鼻青脸肿,衣服也被撕破了几处。

    本地父老被搜过身,这才带到杨增等人面前,几个人全都跪伏在地,各自报了姓名,请天兵速速入城。

    如此积极着实令人起疑,杨增一面命令一个连占领各处城门和城楼,一个连进城搜索。一面盘问父老县城失陷的情况。

    原来广宁是在三天前陷落的。当时县内有土匪作乱,广宁的县主任便派了第2小队去镇暴,广宁县原有的编制只有一个中队的国民军,其中第3小队又是被布置在石涧的,这么一安排,县城里只剩下第1小队和刚刚编练不久的县民兵队。人数大约有二百人。

    以广宁城防的坚固程度来说,关起城门来,二百多人足已抵御一般的土匪乱兵侵扰,何况还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国民军小队。所以当得到有大股的土匪乱兵从贺州过来的消息之后,县主任和中队长并没有太紧张,一面派人去石涧联络,要他们注意敌情;一面关闭城门,做好了备战的准备。

    然而三天前,城中的部分民兵队突然哗变,打开了城门,城外的土匪一拥而入,国民军中队长急忙率领小队反冲击,却在战斗中突然阵亡,部分国民军士兵当场投敌,余下的人在且战且退,最后和部分民兵队的人员开城门突围逃走了。

    跑掉了多少人?杨增问道。

    大约百十人。中年儒生颤巍巍道,小的没看到,只是听人这么说。

    县里的干部呢?

    听说听说中年儒生有些害怕,万一这髡人头目要把怒气发泄到他头上可就万劫不复了。

    听说什么?快说!

    是,是,城里的干部,据闻是随天兵逃走了些,县令等七人被陷――当天当天

    是,就在十字街的路口,中年儒生缩起了脖子,生怕会降下雷霆之怒,学生,学生和城中缙绅已将尸体收殓,如今都停在庙中

    杨增等人仔细询问,才知道土匪进城之后,抓到了以县主任为首的七名归化民干部,全部在十字路口斩首处死,又将抓到的民兵和受伤的国民军士兵全部砍头,据说是要报功。第二天,又杀了县咨议局的几个缙绅和商人,还把各种附髡的奸民捉了不少来砍头,前后杀了一百多人。

    虽说来得土匪自命是官兵,但是军纪极差。进城之后索要各种供奉之外,散兵游勇为非作歹烧杀奸淫,抢劫钱财。全城商户和缙绅几乎全被他们祸害。普通百姓也被他们糟踏了不少。

    昨天晚上,土匪突然开始全城抢掠,还捉去不少妇女,今天一早便开城门逃走了。

    我等盼天兵若枯田之盼甘霖。中年儒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完,黄超和杨增已经是脸色铁青。杨增道:走,我们进城!

    进得城内,城内已是一片狼藉,家家户户都是门户洞开,沿街商铺全被砸烂,洗劫一空。街道上尚有尸体横卧。

    劫后余生的百姓面带惊恐的聚集在道路两旁迎接天兵。这几条他们迎接受够了土匪的荼毒,不论穷富都对这个以往并不了解,只是被动的接受的政权与了莫大的好感――这对比也未免太悬殊了!

    虽说惨遭土匪劫掠,财物损失惨重,百姓们还是在路边摆上酒水饮食,以示心意。

    杨增等人来到十字街口,只见砂岩石板上血迹斑斑,乌黑的一大片。想到这里几天前在这里被杀的同志,心中愤懑难当――要是早一点知道这里的情况就好了!哪怕全军强行军跑断腿也要赶来的。

    黄超的感受却与他不同,他的心底里涌上来的除了愤怒,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虽然没有尸体,但是冷冰冰的现实和满地的血迹,都提醒他,他要面对的局面,比当年在海南抚黎的局面要艰难百倍,残酷性更是前所未有。他深深吸了口气定神,不知怎么的,却觉得空气里都是血腥气。不由的连打了两个恶心。

    被杀的干部和国民军的尸体已经由本地父老用简陋的棺木收殓。杨增派人去看了看,说都没了脑袋。

    烈士的人头都在何处?杨增追问中年儒生。

    人头原挂在县衙和四城门口,昨晚都收了起来,大约是带走了。

    人头是重要的记功道具,被带走不足为奇。杨增无可奈何。关照人在城外高出寻块墓地,将被害干部战士安葬。黄超听说城中百姓受害甚重,又关照当地设立粥棚,施舍粥饭衣服。又亲自去吊唁了县咨议局被杀的委员。有些委员家中被抢劫一空,幸存的家人饥寒交迫,他关照这些人全部收容起来,送往临高赡养。

    从他们那里,知道指挥这支人马的是一个叫黎存古的文士,虽说是文士,却嗜血如狂。一入城内,杀了俘虏和本地的附髡的本地百姓不算,还将他们的家眷屠戮,连老幼都不放过,一口气杀绝了十多户。还是县内缙绅大户联名求情,才将原本要杀光的咨议局的几个委员的家眷保了下来。

    至于黄超等人最关心的民兵队内应开门和部分国民军降敌的事情,当地人却所知甚少,只知道打开城门的是民兵队里的几个年青人,都是县里游手好闲之辈。至于后来的生死也不清楚,大约是随着土匪一起逃走了。

    这几个人的名字要全部记录下来,永远通缉!黄超愤愤道。

    然而光凭这几个平淡无奇的名字,即无照片,又无指纹,而且还是战乱不已的时代,想要在人海中抓到他们可能性小之又小。黄超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他们既然跟着土匪跑了,说不定已经在战斗中送了命。

    为了确保广宁的安全,绥江支队在宝锭山北侧的绥江岸边又修起一座寨子,卡住前往怀集的路。带来的广宁大队由1中队和原广宁中队的残部负责县城和周边交通节点的安全。同时派出一个步兵连赶往怀集,与当地驻军建立联络,特别是将当初从广宁逃出去的部队和干部都收拢回来。

    广宁大队的另外2个中队一支在广宁和绥江之间的内线巡逻,保证与主力间的联络畅通;一支在城外村庄间维持治安,逐渐扩大侦搜范围警戒北方来敌。

    绥江支队主力则立刻开拔,前往怀集。原本不论是黄超还是杨增,都打算在广宁和怀庆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治安肃正,确保交通线的安全。但是从目前的情势看,已经不容他们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了。部队必须尽快赶到连州,将暴动镇压下去。

    梧州中队作为国民军也被留下了,不过他们是作为机动队,负责在广宁-怀集之间进行治安肃正,同时负责支援各个中队――梧州中队的战斗力已经得到了认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