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九十三节 人体解剖

临高启明:第九十三节 人体解剖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这一刀下去的时候有女孩子惊叫了起来,马上被艾贝贝呵斥了。

    河马暗自观察那些护校学生。他知道心太软的人、有洁癖的人是看不了尸体解剖的。即使是有点经验的人也不大愿意看这切开的第一刀。到此时为止,台子上的尸体模样还有点象活人。

    但是开了第一刀,就不再有任何幻想了。尸体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一切尊严。不管它曾是男人、女人、小孩子,现在不过是一堆骨头和肉,淋巴和血管。

    时袅仁因为从事研究工作,过去解剖做得不多。不过d日之后他知道今后动手术的事情任重道远,所以一有尸体就划拉。又从新锻炼出来的熟练的刀法。下刀如行云流水,从容而敏捷地开始了解剖。

    他从尸体的双肩向下,用刀划了两刀,刀口会合于胸腔的底部,然后从这里一刀割至**,打开腹腔。三刀端端正正地形成一个y字。在下刀的时候,只听到扑哧的一声,皮开肉绽,照时袅仁的解剖经验,营养过剩的现代人照例这里会有一层黄澄澄的脂肪,不过这个人却没有――真是精瘦精瘦。

    河马和艾贝贝都在看女护士们的表情。有三个面色已经刷白,另外一个呕了一下,转过身去;其余二个在坚持着,没有动。

    按理说,她们这一批资深护士见过不少奇形怪状、肚穿肠流的尸体了。海盗攻打博铺的时候,当时的第一期卫校学员倾巢出动去收尸,目的就是练胆。虽然当时吐的昏天黑地,晚上宿舍里做噩梦惊叫,但是久而久之,她们也就慢慢的习惯了――这个时空的人对死亡的态度要坚强或者麻木的多。

    艾贝贝拍了拍手:谁想出去几分钟是可以的。忍不住到外面去吐。

    不过没有人动弹。解剖停了一会,待到所有人都习惯了之后才继续下去。

    现在河马戴上自己的手套和时袅仁一道工作了。这位教授开始用大一点的解剖刀把皮肤剔离肋骨,迅速剥开。然后再用一把锋利的肋骨剪剪断肋骨,露出心包和肺叶。手套、解剖刀和台子上满是血。艾贝贝打开了水龙头,开始用胶管冲洗。

    河马在台子另一边把下面的一扇肌肉割开,敞开腹腔。

    时袅仁讲解着,随着讲解,河马把胃和肠从腹腔内提取出来,放在不锈钢浅皿里展示给护士们看,然后再检查一下有无具体的病变,再放入玻璃罐里。因为化工部门能制造的甲醛数量还很少,暂时他不准备制作太多的人体标本。

    时袅仁一边讲解,一边解剖,屋子里很快就是浓重的血腥味和臭气了。艾贝贝打开了通风开关,屋子里的味道好一些了。

    正思考着,李大姐走进来询问是不是开始教学――她就是当年被张兴教带来回来的一对母女中的母亲,虽然年龄偏大,但是认得字,就被弄到了医院干行政工作和杂务。因为她一直不肯透露自己到底叫什么,大家就用李大姐呼之。

    嗯,我这就去。时袅仁熄灭了烟头。

    解剖室设在百仞总医院的半地下室里,除了被百叶窗封闭的几个气窗之外没有任何窗户,外人想从百叶窗里窥视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的。门时刻都是紧闭着的,除了时袅仁之外谁也不能开门。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保密。人体解剖直到21世纪仍然是很多中国人的禁忌,不到万不得已,家属是绝对不同意的。更不用说在这个时代了。

    时袅仁来到一间屋子里,河马已经来了,他作为解剖助手,顺便也练练外科的技术。

    他打开平时紧锁的门,带人下了楼梯,打开了日光灯。楼梯的尽头是一道走廊。因为还没有足够的瓷砖可用,表面还是简单的水泥,日光灯在头顶上发出惨白的光芒。

    空气里,散发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

    尸体的解剖单已经开好了。时袅仁要求这里和21世纪的医院一样,手续上一丝不苟。他翻了下单子,知道这个人叫陈亚保,年龄不详。他被推车推到这里准备要挨医师们的解剖刀了。

    解剖房不算太大,大约有六十平方米,四面是用木头搭起来阶梯型的看台,供未来的实习医生和护士们观看解剖用,全部坐满大概可以坐三十个人。

    屋子里罕见的装上了对穿越众来说相当奢侈的通风设备。室内的中央是一个钢筋水泥的、贴满瓷砖的长方形解剖台。穿越众自己的瓷器窑还没有开工,贴面的方瓷砖是通过商人在福建定制的――那里的窑要常年订做外国瓷器的经验,试造新产品比较容易。做出来的瓷砖果然是瓷砖――不是表面挂釉,而是真正的一块瓷器砖。

    穿越众们不知道明代的瓷窑里已经有过瓷砖的制造,遗留至今的最有名的瓷砖就是南京的大报恩寺塔的铺地瓷砖――还是青花瓷的。

    解剖台平面上有很多沟槽,装有一个水龙头和喷洒用的软管,可以在解剖的时候不断冲洗尸体。

    领近解剖台的一头,放着一个物料橱,里面分层放置着各种解剖器材和取样容器。在解剖室的隔壁还有准备室和标本储藏室。

    建立这样一个解剖室,花了时袅仁很大的力气才获得了执委会的同意――这不是建立一座药房、一个手术室,可以马上让执委会看到立竿见影的效用,但是却是在本时空重建现代医学的重要奠基石。

    整个房间的灯光非常的亮,足以看清解剖台上的所有细节。

    解剖台上用粗白布盖着一具尸体,这是刚刚用专门的绞车送下来的。死者是一名在百仞城基建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干活的时候突然猝死。他并非本地人,所以尸体才能落到医院手里。这种机会不是很多――时袅仁最头疼的一点就是无法保存尸源。本时空一点都不缺尸体,有时候打了一仗之后可以说是满地都是,但是没法保留,他们既没有冷库也没有足够的防腐剂。而临高的气温始终又不低。只好找到一具用一具。

    河马先换上了衣服,戴上乳胶手套和口罩。把白布掀开。死者还是一个青年,很瘦小。肌肉筋腱却发达有力,小腿和手臂上有静脉曲张,显然是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

    河马在在尸体的颈下塞进去一个枕头,把手臂摆好。时袅仁摆出了他们需用的解剖器械:解剖刀、肋骨剪、夹钳、破颅骨的锯子一切都清洗得很干净。但是并不象外科手术室器械那样必须经过严格消毒。这里不需要担心病人感染,医师们只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就行了。

    再过一会小护士们就来了。河马说。

    时袅仁打趣他:在她们面前解剖你觉得很兴奋?

    她们不把我当吃人恶魔就好了。河马苦笑道,现代社会大家虽然对解剖在情感上接受不了,起码还知道这是对医学有益的事情。这里?

    要慢慢来么,观念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她们就是现代医学的种子。时袅仁说着拿起一份四页的解剖分析单,一面看,一面说。

    死因是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