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三十五节 佛山之行(一)

临高启明:第一百三十五节 佛山之行(一)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别急,你不是一个人去,还有个团队。

    是这样的,佛山是个大镇。陶瓷和纺织业很发达。工能委要派个人去佛山,实地看看当地的工业状况,顺便再看看能不能招募些工匠回来。现在的陶瓷器需求越来越大了。

    好好,就一起去吧。不过他用什么身份呢?

    就说是你的朋友好了。情报委员会给你们每人配一个佣人――这是第一期情报学习班的实习生。你得多注意点他们!

    这,这团队是不是太豪华了点?刘三原本是打算就自己一个人,一身轻松的跟着杨世祥走一趟,这下似乎兴师动众了。

    这是一个良好的渗透机会,执委会自然要抓住了。时袅仁说,人也不多,你快准备准备吧。明天到博铺汇合。说着他把一个信封交给他,这是拨给你的费用,签收一下。

    刘三签了字,信封里是几张桑皮纸票子,印刷的很精美,格式图案花样都是模仿现代银行的支票。抬头是徳隆银行,下面有大写的面额,都是五十两一张,簇新的票子。

    这是德隆银行的票子,在广州刚发行没多久。时袅仁说,能兑换的地方还不多,这是答应承兑票子的各家字号、地址。说着给了他一张单子,巧了,佛山镇上,徳隆的承兑字号正是一家药行。

    闹不好别就是杨世祥的亲戚们开的。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了这银票,外出办事会很方便。不然你们还得先跑一次广州站拿钱。

    雷州糖业大战中执委会萌发了开办银行的念头之后,程栋和严茗动作很快,没花多少时间就拿出了一整套银行的组织管理体系、资金调拨、汇兑的制度。为了这件事情,还特意将广州站的几个主要负责人轮流召回临高,召开会议讨论。

    经过讨论,最终决定的方案是:

    徳隆银行在广州单独挂牌成立,表面上属于独立企业――因为孟贤的长相实在不大象大明人士,要冒充本地人不大容易。所以名义上的东家是由沈范的一个亲戚,是个童生,笔墨还不错,挂名之外还能管管文案。实际的管理者自然就是孟贤了。

    徳隆银行的业务和后世的钱庄比较类似,而非现代的银行。首先它不从事贷款业务,只办理存款汇兑业务。当然广州的徳隆银行开张伊始就要吸收存款是很难的――它还没有知名度和信用。所以存款的客户,其实只是广州站属下的三家商行。这三家的本金、营业款、利润等款项之外,还有通过紫珍斋和紫诚记吸收到的存款。

    徳隆银行籍由对公账户的往来管理,有效的监督广州站的资金流动,还免去了大笔银两在广州和临高之间的输送――只要在银行账户上划汇一下,再用电报告知就可以了。

    徳隆的汇兑业务,为了尽快开展业务,孟贤在珠三角地区首先进行的是简单原始的联号汇兑业务。这也是清代山西票号所常用的经营方式:在银钱流动较多的地方,找实力雄厚,贸易活动频繁的商家大字号作为承兑联号。徳隆发出去的汇票,到这些字号上就可以照码兑换。反之,这些联号发出的汇票,由徳隆在广州承兑。联号之间,每月清理一次账目,将双方往来通过汇划结清。

    诸葛行军散一千剂,避瘟散三千剂。 最快更新78小说全部包销。刘三早想好了,这批药主要是自己用――毕竟夏季防暑避疫是件大事――时部长一直在过问防暑药物的事情。

    其次是拿来作样品,向周边和大陆上的城市进些试销,看看本时空土著的接受度如何。药品是救人济世之物,在扩大穿越者影响上的力度和渗透力上远胜于玻璃之类奢侈品。

    杨世祥大吃一惊: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光百仞城里就要用多少暑药,那里现在可是有万把人的地方,里面的邬委员说了,这样的药有多少要多少刘三暗示他,不要忘记穿越集团也是个极大的消费群体。杨世祥的商业嗅觉未免太迟钝了些。顺便再吹嘘下自己的所谓关系――当然实际上并不需要什么关系,邬徳和刘三也不过是认识而已,但是国人向来对私人交情极其重视,这也算是给他吃定心丸。

    这样就得去次大陆了。杨世祥下了决心,有些药材琼山县虽有,却不够这些份量。还得去广州的大生药铺子进货才好。只是――他有些犹疑了,刘三猜到他肯定本钱不够了,麝香、牛黄之类的药物,虽比不上参茸、犀角之类,做这么多的药剂也得一大笔开销。

    我可以垫付一部分药款

    不,不,不,这如何使得!杨世祥赶紧制止,没这个规矩!买卖还没开张,先要你垫款。

    怎么没有这个规矩?刘三笑着说,这样,就算是我入一股!作为本钱好了。

    这――杨世祥有些犹豫,但是这笔买卖和两张方子的诱惑力太大了,他虽然有些纨绔少爷的习性,实则还是希望能把手里这份家业做出些名堂来得。想了想便点了头。

    刘三心里暗笑,这下就把入股一事做实了一半了。其实你还得感谢我,他心想:现在穿越集团是超级潜力股,你让我入股,也就等自己入了股――花的代价,可比十年之后再想入股要便宜多了――到时候不仅是你,你的子子孙孙,还有你的伙计以及他们的子子孙孙,都要感谢你今天的英明决定。

    好,刘管事。他招呼道,按剂数算一下,到底要进多少药材,本店有多少货底,核一核,我的行李不必开包。你打发个人去博铺,订一张船票。

    来往于临高-广州航线上的运货的高广船行,利用船上多余的空间,开通了定期航班,在广州和临高之间做载客带货的生意。票价很便宜,虽然环境简陋些,倒也吸引了一些来往临高和广州之间的商旅――不过这买卖不大,两地之间来往的客人是相当有限的。

    看他的模样办事雷厉风行,不拖泥带水,这是个好现象。刘三乘机进言道:既然要去广州,干脆去一次佛山如何?

    去佛山作甚?这群势利眼!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过去润世堂业绩不彰,你找他们是求人帮忙,所谓世态炎凉,态度自然冷淡。可是现在你手里可有了一桩大买卖,又是真金白银的买他们的药材。总不见得送上门的生意不做吧?何况彼此还是至亲。

    要说药材种类齐全地道,我那几个伯父叔父的货色也算极好了。只是,杨世祥面有不忿之色,大约过去看了人不少的脸色和冷眼,这个钱,我还真不想让他们赚去了。

    钱,还是要让他们赚才好。刘三循循善诱,临高才多大的地方,多少人口?就算能把药卖到整个琼州府,又能有多少人户?卖药,还得去大陆!

    这种避暑药物,在两广的市场很大。润世堂困守临高一隅,久不和大陆药商、同行发生联系,等于已经和大陆的药材行情脱了节。要打入广东的市场,就必须仰仗当地药铺的帮助。杨世祥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利用他在佛山的亲戚来拓展市场。

    这么一想,倒也释然了。杨世祥深深的点了点头:多谢刘大夫教我!他接着又问,不知道刘大夫这边能不能走得开,若是方便,陪我去走一趟佛山如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