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三十九节 于鄂水的研究

临高启明:第三十九节 于鄂水的研究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没能拉来这个战力,江山略感失望。于鄂水大概知道他的心思,说:我有个人选,他很想到情报战线上来干活。你有兴趣没有?

    当然,我现在就是缺人手――江山还有半句话没说,特别缺愿意坐办公室的人手。

    这个人你肯定满意,于鄂水说,此人对情报工作非常感兴趣,在我们那负责文献检索和翻译工作,顺便也在农业部帮忙养养细菌。这人最喜欢的业余活动就是翻译研究各种制造陷阱和ied的资料,还亲身到博铺的靶场去试验过几次。办事的计划性很强。

    叫什么名字?我去向组织处调他。

    名字叫李炎,干细胞生物学博士,于鄂水说,此人对情报工作曾经写过一个备忘录。你要愿意可以看看,不过这个备忘录应该是针对军事情报的,和你们这里不对路。

    哦,是不是k号备忘录?

    我不记得了编号了。于鄂水摇头,我还写过一个评论,不赞成他的想法――他的那套东西就是克隆美军的体制――要这么搞我们这会就破产了将来或许可以。

    接着,大家又就下一步的布点进行了讨论。情报系统的大陆布点涉及到穿越集团未来的战略布局,眼下还没有就这个问题得出定论来。不过,消灭刘香、郑芝龙,寻机占领大陆沿岸的重要战略地点,打通大陆沿海交通线这些大致已经形成了共识。

    如果要干掉刘香、郑芝龙,就得设法到福建去布点。这样才能有效的掌握郑芝龙的动向。于鄂水说,郑芝龙的老巢是在安平,他现在有了合法身份,对安平的经营不遗余力,安平有他的大量产业和宗族,另外一个就是中左所了。最好能在福建的漳州、泉州这一带设立情报站,时刻打探郑芝龙和李魁奇的动向。

    至于广东这块,大家一致认为不需要再花多少力气,广州、雷州两站经营的已经很到位了。加上起威镖局的产业覆盖,不需要再投入多少人力物力,把情报和贸易的关系理顺就好。

    至于澳门,大家认为此处应该设一个据点。不仅用来收集葡萄牙人的情报,还能得到许多郑芝龙的消息――葡萄牙人和郑芝龙的关系很紧密。这个据点即可以作为对外贸易的窗口也能用来收集情报,一举两得。

    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江南――或者说叫长三角地区。江山说,这里必然是集团占据珠江三角洲之后的第二个重点目标。

    江南丰富的物产、广阔的市场、充沛的劳动力还有已经初步成型的资本主义式的手工工场是比这个时空的珠三角更优越的一块根据地。元老院一直有人鼓吹取江南定天下。把江南作为主要攻略目标的呼声不断。

    不管元老院或者执委会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取江南,我们都要从江南获得资源和市场,所以在这里布点绝对是有必要的。

    不仅可以兼顾商贸,还能顺便收集各种情报,一举多得。王鼎说得眼睛发光,谁要能去江南当站长简直是大大的美差啊。他遗憾的想到了自己已经破灭的宏图。

    这地方各部门恐怕都想插手,谌天雄说,德隆银行也想在江南插一脚吸收存款,搞金融业。

    江山摇头:德隆银行最好是单独成系统,不和情报部门和商贸部门混为一体。搞成单独的一条线。

    江山倒是兴致勃勃: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占住这个知府的位置,可以设法提前让他调转到其他岗位上去。百度搜索:78小说网看小说 花钱运动一下把他调到南京或者北京的中央部门去。不是说东林党里不少人卖官鬻爵也干得很起劲,给钱就能办事吗?

    还是那句话,谁去?谌天雄摇头,按理说安插这么个人是有益无害,但是元老里根本挑不出这么一号人来。

    危险性很大吗?

    这个危险性是基于任何元老都没本事扮演一个合格的大明官员。一出场立刻就要露陷。不谈最明显的口音和外貌问题,一个大明知识分子的基本素质,元老们就没人具备。林佰光有点遗憾的摇头,这不是靠几个月的恶补就能学得会的。这个机会其实很不错

    要是我大清就好了,捐官班子满地跑,什么烂人都能当官。王鼎说。

    林佰光说,我提议选择一名信得过的土著去冒充雷州支付。这是唐僧计划能成功的唯一可能。

    土著信得过么?会不会当官当迷糊了,把我们给出卖了谋个真正的官帽子。其他倒不怕,就怕在他幕后遥控的元老遭殃。距离远了我们救人都来不及。

    那他自己的罪名也够大了。林佰光说,我觉得还是能掌握住他的。只要大家动动脑筋,还是有办法想得。这事情于鄂水当初很有兴趣,我建议你不妨找他来谈谈。

    这事情非常难,于鄂水老生常谈,最理想的状态是我们找一个元老来当知府,不过我研究了下,就算从现在培养起来,这个人又聪明学习刻苦,没有二三年工夫也办不成。

    他在大图书馆里负责历史资料检索汇编,事情不多。空闲的时候对唐僧计划花了不少精力研究其可行性――与其说于鄂水真得想推动这个计划,不如说纯属是一种休闲型的研究工作,类似于过去架空一个现代人如何在大明当官这样的议题。越研究越觉得有兴趣,感觉就好像过去写论文搞课题一样。而且他还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正生活在大明,临高这地方虽然科举不盛,好歹也是出过一个进士若干举人,外加还一批秀才。科举正活生生的存在在自己身边,用不着一个劲的揣摩书上是怎么说得,还要考据真伪。

    除了翻史料,他还走访了一批临高县的科举人物,向他们请教科举方面的种种知识。包括县里的几个秀才、举人,县学里的王教谕,甚至刘大霖也接见了他一次――刘大霖不知道他打得算盘,以为这澳洲年轻人心向教化,有心要参加科举,顿时大为激赏,不仅大谈自己的科举见闻,还说了许多做八股文,写试帖诗的技巧,还推荐了几位当代写白帖子的高手的闱墨推荐他临帖。

    殿试的时候,卷子要写得大、光、圆为好,一笔好字胜过一篇好文章。刘大霖对他谆谆教诲,殿试说是皇上亲试,实际以主考荐卷为准,皇上只是御笔点个名次。殿试须臾之间就要决定名次,谁来看你的文章?主考荐卷第一就是看书法。

    最后刘大霖又拿出几本刚从广州买来的闱卷文集,谈了一番最近几次科举场中的文风变化,以及他对朝廷取士时候的文章倾向。

    这番学问虽然对于鄂水的研究没什么用处,但是让他极为佩服――果然猜题押题这种事情是古已有之的。

    不过这么一来,于鄂水对一个现代人能当大明的官员这个想法基本上是绝望了。

    我们的这个冒牌知府,他不需要经过科举――这还好点,但是起码要懂科举的道道。比如八股文的撰写和好坏评判,如果这个都不懂,在处理府里的学务的时候就会露陷;其次是能写诗。于鄂水说,我不知道我们这五百多号人里有谁会写真正的古诗词的,但是作为一个通过科举上来的人,诗词水平不高是正常的,根本不会就奇怪了――科举考试除了八股文就得写试帖诗,你不会写诗,又不懂格律音韵,旁人对你的科名是怎么来得要打几个问号了!

    众人的心已经直往下坠了。什么八股文,试帖诗,这些东西不用说也和天书一样。

    然后我不得不说书法问题了。于鄂水的脸上泛着奇怪的笑容,一副知识分子摆难题的洋洋得意的摸样,现代人大多养成了用电脑做文字处理的习惯,现在写钢笔字铅笔字已经是七歪八扭了,再写毛笔字恐怕连店里学生意的小伙计都不如。还得练字――另外,凡是经过科举的人都会写白帖子,这得另外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