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古代穿越重生完结小说 > 斗争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二十四节 邬德的新任务(二)

临高启明:第二十四节 邬德的新任务(二)

小说:临高启明作者:吹牛者

    那野战炊具饭锅最多可以做几人份的饭?

    按每人4两米算是一百人份的。

    行,我就先做一锅,然后你们再做好了。

    吴南海见有人愿意主动请缨,赶紧把伙食办的人都召集起来听候调遣。

    邬德一面吩咐大家把鱼都收拾好,按大小和品种分开。红肉鱼和白肉鱼要分开,油脂多的要和少的分开,大小也分门别类的进行分级。

    海鱼的种类很多,我们利用的方式也不同,鱼获到了岸上,就要及时把它们分类,这样才便于处理。

    邬德说完又带人到河边去采野菜,他昨天晚上就在附近采到了不少:有车前草、苦菜、野葱和野紫苏,采上两捆在水里洗干净了拿根茅草扎了,一并带了回来。

    炉灶里投进了大量柴草,又有专人鼓风,很快就把火烧大了,水开下米。乘着煮饭的功夫,他带头收拾起鱼来,作为示范

    鱼头鱼尾鱼肚子这些下水都放在一边,鱼身剁成小块。贝壳都撬开把肉拿出。海带野菜都剁碎。两把火工夫,米就涨开了,汤汤水水成粥了,把鱼肉贝肉海带都扔进锅,拿大马勺把米和鱼搅匀,焖上几分钟,再扔野菜和野葱,焖一分钟,撒上点盐,一锅海鲜饭就成了。

    收拾下来的鱼下水,加上没什么价值的小杂鱼,可以用来发酵做鱼露,伙食办没有水泥池子,不过从巡检司的伙房里找到了几口大水缸,邬德就指导他们做起鱼露来了。

    理论上说做鱼露什么鱼都可以,但是一般只用没有经济价值的小型杂鱼。加工中产生的部分鱼下水也可以使用,加入鱼重量大约1比例的盐,拌匀之后上面加竹篾的盖子,再压上大石头就可以了,发酵的时候外面的气温最好是30摄氏度以上。邬德要他们把缸放在室外,这样有利于发酵。

    要一年时间才能好,邬德说,不过味道非常鲜美

    又教大家怎么腌鱼晒鱼,一时间厨房后面臭气熏天,腥味扑鼻,苍蝇逐臭而来,大家都有点顶不住了。有个女生实在顶不住了,跑外面吐了起来――今天中午的海鲜饭,她是无福享受了。

    这个,我觉得你还是继续从事生物工程这个对穿越大业更有帮助的工作为好。

    不喜欢我的熏鱼实话说嘛。胡仪成悻悻着,算了,我刚解剖完一只兔子

    兔子?!邬德(注:根据龙套本人要求,赵德改为邬德。前文所写到的赵德即邬德,有时间一起修改)一激凌,这可是好东西啊。

    昨天打到的,胡仪成笑得很象狐狸,中午打算烤着吃。

    中午?邬德不无遗憾的想到那时候他还在工地上站岗放哨,肯定是没法吃烤兔肉了。

    不过我可以给你留个前腿

    邬德刚想道谢,忽然想起古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小胡和自己又不熟,干嘛请他吃兔肉?

    果然,胡仪成的狐狸尾巴马上就露了出来:昨天,嗯,我看你做海鲜饭了,这个,我能不能来你这里搭伙啊?

    行啊,不过你得自己带米。邬德很爽气的说,海鲜饭多做一点会更好吃。

    那可太好了,我也顺便学习学习。他指着后厨的方向,吴组长刚回来,一早上捞了十多筐鱼,正想办法加工呢。

    加工?那我可得去看看,别又给糟践了。这个时空果然资源丰富。

    我带你去。胡仪成大约对邬德的做饭本领很崇拜,一听他要来来指导做饭,当然是求之不得。

    后面里用树干当柱子,搭建起了一个帆布棚,里面热气腾腾的。一字搭开了一排大锅,烧火的,劈柴的,提水的,忙的不亦乐乎里面赫然有几个女人!邬德想幸亏有先见之明,穿上条内裤,不然就成裸露癖了。

    一进厨房,就见一个家伙拿了笔记本电脑埋头干活,小胡上前招呼一声:南海,有人要来给我们做鱼了!

    吴南海抬头看了看:阿德啊?你个渔民最近怎么都不见你在船上?上下又打量了一番,几天不见,和个土人一样了。

    我不是在当警戒哨嘛,过去是水兵,现在成海兵了。他看了一眼自己,脱guang了衣服人又精瘦,皮肤本来就黑,现在又赤膊赤脚,就穿个小裤衩这形象可真够土的。

    南海,你不是在农业组么?不搞蔬菜大棚,养鸡喂猪的,当起伙头军了?

    萧子山的主意,这小子为了摆脱管食堂的麻烦,硬说农业就是吃饭问题,说我来当伙食办主任是理所当然的。吴南海无奈的说,其实我想去照料那些兔子和鸡,那些鸡大概水土不服,又受了惊吓,下了船就没下过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还有那些猪,身体也不大好,不肯吃,让人担心那他说到那猪牛羊鸡鸭时的款款深情让邬德一阵寒颤。

    伙食办娘子军不少,你有福了

    有啥福气?都是别人的老婆。吴南海毫无兴趣,再说我对现代女人没兴趣,要养就从萝莉养起,说起来执委会该派人去广州买萝莉了吧?

    正在深入探讨着萝莉几岁算是成熟和培养的方向到底是傲骄、无口、天然呆还是眼镜娘这些重大问题的时候,一个胖子怒气冲冲的来了,吴南海一见面色大变,正要把脑袋埋得更深,却被那人一把揪了出来。

    我的‘蓝电’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